一只桔子走过两省七县市

首页

2018-12-06

  每到春节,也有个别菇民因故中途回家的。

这时,临近山林里做菇的老乡就会纷纷托他带口信回家。

有的干脆就捎个香菇,生意好一点的会捎上一两元钱回家,表示今年香菇收成不错,叫家人放心。

  那年,我的父亲正在福州城郊做香菇,碰到了临村的大伯回家过年,他就捎回了一个福州桔给我们过年。

当时我还从未吃过桔子,也未看过这种东西。 当我接过那带着客人体温的桔子,看那圆圆的、黄澄澄的样儿,心想肯定是可以吃的,就想动手。

这时母亲说话了:现在不能吃,后天就要过年了,等初一先拿到香桌祭祖之后再吃。

经历了漫长的等待,祭完了祖,终于可以一尝这桔子的滋味了!桔子由母亲来分,由于我是兄弟姐妹中最小的,我分到了两瓣,其他家人只分到一瓣,而母亲没有分给自己桔子,走开了。 记得那两瓣桔子我放了好久,也品尝了好久。

时隔六十余年,我已年到古稀,可那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,那两瓣桔子仍余味甘甜。

  如今,时代变了,生活好了,我常感叹现代人的生活多么幸福,要啥有啥。

可是反过来,平日里物质的丰富却使过年少了一些期待。

我经常拿这个往事跟女儿、外孙们讲,他们却无法体会当时我的幸福。